整合社区教育资源 推进社区教育持久健康发展

2016-07-26  

整合社区教育资源 推进社区教育持久健康发展


周延军



        社区教育是对社区内全体成员进行教育的一种综合性教育活动,是一种集适应性、补缺性和发展性于一体的教育形式,其目的是提高社区内全体成员的技能、综合素质和素养,为社区的建设和发展服务的。近年来,在党和政府的指导统筹下,我国的社区教育蓬勃发展,取得了可喜的成就。但是在制度设计、政策导向和路径的选择上,仍然存在巨大空间。其中,如何统筹、共享和充分利用社会资源,真正做到聚合力大力推展社区教育,服务基层、服务社区、服务居民,是急需解决的重大课题。


        教育部、民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科技部、财政部、文化部、国家体育总局、共青团中央、中国科协等九部门印发《关于进一步推进社区教育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将社区教育定位在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目标指向明确,主要任务、保障措施具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和可操作性。“坚持统筹协调,整合社区教育资源”的安排,遵循了社区教育发展的客观规律,吸纳了现代社区教育发展过程中形成的理论研究成果和实践经验,兼顾了现实需要和可能,与十八大提出的重大部署和战略目标相一致,为社区教育管理主体和服务主体开创了创新空间。



 一、整合社区教育资源的基本要求


        “意见”要求,开放共享学校资源、统筹共享社区资源、充分利用社会资源,为今后社区教育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更为广阔的视野。在社区教育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通过整合资源推进社区教育发展,是一种“借力”、“借势”战略。


        关于开放共享学校资源。学校是拥有优质学习资源最多的机构,要落实终身学习的理念,学校必须由封闭型转化为开放型,主动承担起服务社区教育发展的社会责任。“学校资源”是一个大概念,包括各级各类学校。不同类别学校在开放共享学校资源时可以根据自身实际有所侧重。中小学适合开放场地设施资源;职业院校适宜在技能培训方面发挥所长,开放教学实训设备;普通高校院应发挥其学术引领、资源共享和道德监督作用;开放大学、广播电视学校可以发挥区位布局、现代远程教育技术等优势,为社区教育提供更广阔的空间和时间,为更多的社区居民提供受教育和学习的机会,扩大社区教育的受众面和开放程度;而县级职业教育中心、科普学校在以往社区教育推展过程中,也都承担着区域社区教育主力作用;加快乡镇成人文化技术学校的转型发展,对农村社区教育发展具有推动作用。


        关于统筹共享社区资源。如果说开放共享学校资源,是教育内部资源,那么,统筹共享社区资源,强调的是通过“借用”外部实体的力量来壮大社区教育。通过党委领导、政府统筹,将“教育”与“社区”紧密联系起来,在社区建设中注入教育要素,拓展社区综合服务中心(站)的社区教育功能,一个场所、多种功能,促进基层公共服务资源效益最大化;通过社区教育机构与外部实体(社区综合服务中心)的联系, 实现设施统筹、信息共享、服务联动,将居民对社区的依赖、印象、积极评价等转移到教育中来, 增强社区教育实力,为居民在家门口学习,就近学习创造条件。


        关于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图书馆、科技馆、文化馆、博物馆和体育场馆等公共设施本身担负着传播科学文化知识,提升居民文化素养的责任和义务,是社区教育的关键利益相关者。充分利用区域公共设施开展社区教育,重新确立其积极参与者和合作者的身份地位,就像为社区教育提供了一副巨人的肩膀,对提升社区教育内涵具有积极意义。图书馆等参与社区教育,通过组织多样化的社会活动,“顺势”而为,对于扩大其影响力、提升美誉度亦至关重要。行业企业、社会培训机构、非企业组织中蕴藏着丰富的社区教育资源,参与社区教育积极性很高,需要我们探索合适的开放共享模式,实现扩大社区学习资源供给目的。



二、整合社区教育资源的实践探索


        社区教育从一开始就决定了不可能由一个主体、一个机构单打独斗就能实现。在欧盟各国,跨部门合作推进终身教育重要行动之一均是促进相关伙伴关系,建立组织机构和参与机构间的合作网络,在各级各类职业培训机构、研究中心、企业部门、专业组织、社会伙伴、地方行政机构、非赢利组织及非政府组织间开展合作 。终身教育促进的重要经验。在英国,合作伙伴关系运用到学习型城市建设领域。在美国,社区学校与社区沟通,学校成为社区的一种资源,被社区利用,为社区服务,社区教育的推行不仅有教育部门,同时还有社区其他各部门和各方力量的协作和参与。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的社区教育,都带有“整合资源”共性。比如,在重庆九龙坡区,社会各方参与社区教育被认为是社区教育的生命力之所在。在社区教育指导委员会的统筹协调下,社会各方在人力、财力、物力等方面支持社区教育,学校发挥自身优势为社区的发展社区参与的素质教育做出贡献(厉以贤,2003)。在成都郫县各农村学校,以政府为主导,以学校为主体,以“利益共振”为动力,以活动为载体,建立农村社区教育共同体,充分挖掘社区资源,创办特色学校(赵洪,庞再良,2011)。浙江嘉善、金山、吴江三,因地域相连、人缘相亲,在文化、习俗等方面联系紧密,相互融合,创建了一种由区域之间社区学院、乡镇成人文化技术学校等不同个体组成的区域社区教育共同体,通过交流合作,达到社区教育效能最大化(吴曙强,2014)。


        在广东佛山,社区大学紧紧围绕“服务市民终身学习,服务社会治理创新,服务学习型城市建设”的办学宗旨,主动构建社区教育共同体。一是积极参与社区教育制度设计,为政府出台规范性文件提供智力支持,推动社区教育管理体系的构建,奠定了社区教育资源整合的制度基础;二是依托广播电视大学优势,成立市社区大学—区社区学院—街(镇)社区学校—居(村)教学班的四级社区教育服务体系,明确了社区教育办学实体及主体责任;三是主动与职能部门、群团组织、行业协会、非企业组织接洽沟通,整合社区教育优质资源。包括与市创文办共建“佛山市公民道德修养课堂总堂”、与市民政局共建“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培训基地”、与人社部门共建“专业技术人员继续教育基地”、与市总工会共同举办“创建学习型组织,争做知识型职工”、与团市委共建“志愿者培训学院”,与市残联共建“残疾人继续教育基地”,与市图书馆共建自助图书馆,将大学图书馆资源向市民开放,佛山图书馆“南风讲坛”荣获全国最受百姓喜爱的十佳终身学习品牌;与市成协共建“健康大讲堂”,与摄影协会共同开展“摄影讲座”,与祖庙街道共同开展“家庭教育”,与同安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开展“4:30课堂”等。四是积极协助教育主管部门做好省级社区教育实验区的复检工作,为推动佛山创建全国社区教育实验区、示范区的建设奠定了基础。他们办学的体会是,部门、团体、组织参与社区教育积极性非常高,资源非常丰富,就像散落在各地的珍珠,社区大学积极作为,主动牵线,将辖区内社区教育资源串接起来,共同为市民终身学习服务。



三、充分利用开放大学资源


        开放大学作为全球最大的办学体系,自成立以来,秉承和坚持“面向地方、面向行业、面向农村、面向边远和民族地区”的办学方针,力求成为“全民终身学习的支柱,学习型社会的平台”。 近15年来,开放大学系统通过自身办学系统、网络平台、师资队伍、课程资源等优势,在推动社区教育发展的进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社区教育成为系统向服务全民终身学习拓展、职能转型的重要抓手,成为地方政府开展社区教育的重要支撑力量。国家开放大学设立社区教育研究培训中心,全国25个省(副省级城市)依托当地开放大学成立了“社区教育服务指导中心”(社区大学),使之承担着当地社区教育指导、服务、统筹等职责,对辖区社区教育进行纵向管理及指导。


        数以百计的地市级开放大学加挂社区大学(社区教育学院)的牌子,推动社区教育体系向下延伸,将学校办在社区、办在农村。很多地区形成了以省级开放大学(社区教育服务指导中心)统筹下的省、市、区、街(镇)、村(居)、学习圈的多层级社区教育服务体系。


        开放大学开展社区教育,既要主动作为,又要协调和利用各方社会资源,形成合力。需要面对多个主体,包括政府组织、非政府组织、社会中介组织、社区居民,也有厂矿企业、公司。政府组织中,既有教育主管部门,也有文化、人社、民政、财政等多个相关部门。非政府组织、社会中介组织中,既有基层组织、群团组织,也有行业协会、非企业组织;既有条条块块约束,又涉及责权利统筹协调;既要完善内部约束机制、提高系统办学服务能力、激活学习者学习积极性,又要提升外部竞争能力。形成符合社区教育发展,有利于开放大学拓展办学功能和发挥原有的资源优势,同时又能起到优化资源整合,实现成效最大化目标。


        开放大学如何顺应全民学习、终身学习需求,向社区和居民最大程度开放教育资源,提供形式多样而有效的教育服务,服务社区教育发展,必须深入地研究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