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林

2018-09-03  

  成都龙泉驿扶贫驻村工作者陈云林:13年后再回甘孜 带“社区教育”助力藏区脱贫

  

  对于成都市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的陈云林来说,与其说是精准扶贫驻村工作,不如说是13年后“再回”甘孜。陈云林是资格的八零后,2005年毕业于西华师范大学物理教育专业,毕业那年,他就到甘孜州甘孜县甘孜镇康北民族高级中学任教两年。2018年7月,成都市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理论研究部部长陈云林作为成都市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援藏驻村工作人员再次来到甘孜,并在甘孜州甘孜县宗呷村驻村,开展精准扶贫工作。

  


  再来甘孜 找回自己的昨天

  “2005-2007年在康北民族高级中学任物理教师的感受如果可以用一句话来描述,那就是‘痛并快乐着’。”陈云林幽默地说,13年前,年轻的自己没有安慰好心中的“痛”,作了一次“逃兵”,这份 “耻辱”一直萦绕在心底,就像是对恋人的思念挥之不去。

  “党员干部都要有这样一个意识:只要还有一家一户乃至一个人没有解决基本生活问题,就不能安之若素;只要群众对幸福生活的憧憬还没有变成现实,就要毫不懈怠地团结带领群众一起奋斗。”陈云林说,虽然自己还只是一个入党积极分子,但他仍然要在脱贫攻坚的路上和群众战斗在一起。13年后,他感谢组织给了他一个了却夙愿的机会,让他可以再次回到甘孜“战斗”、再次为甘孜的繁荣稳定奉献自己,也让他有机会一雪前“耻”。“也许是我太自私了,为了找回自己的昨天。”陈云林对13年前的事一直耿耿于怀。

  驻村苦 却乐在其中

  成都市龙泉驿区根据四川省委《关于加强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选派管理工作的实施意见》(川委办〔2018〕19号)要求,结合龙泉驿区对口援助工作的实际需求,共选派队员39名,分别驻扎在甘孜州甘孜县的39个贫困村。

  “既然是驻村工作队员,肯定住在村上;既然是贫困村,肯定穷,肯定苦。”陈云林说,在海拔3400到4000米的地方,能走不能跑,空气密度约为成都的60%,有现代化的交通道路却缺少现代化的交通工具,基本通电但经常停电、少数地方有网络,电话信号时有时无,语言基本不通,直接饮用山泉水,吃夹生饭,内地90年代初的用餐水平,包虫病高发区,这就是甘孜州大部分驻村工作队员面临的部分困难。“苦归苦,但是每一次看见村民的笑脸,都是在心里回味着无穷的甜。”每为群众做一件实事,就会得到一个带着鞠躬或者作揖的感谢,这是一份宝贵的信任,这份信任不停地为脱贫的进程助力、为民族的团结加油、为社会的和谐点赞。

  


  驻村甜 贴心的举动让“小爱也无疆”

  在驻村工作的过程中,陈云林先做的就是辅导孩子们的暑假作业。“记得是援藏工作的第20天早晨,一起床我感觉头晕脑胀,腰酸背疼,走路都有些不稳,十分难受。学生来了,看我难受的样子,他们做什么都小心翼翼的,他们小心不是怕我,而是不想让我操心。”中午实在熬不住了,他便躺下来休息,同学们自发地小声交流,让他感动不已。这是一群最小7岁,最大不过14岁的孩子,他们用实际行动表达着对这位“来自远方的老师”的关心。最让他感动的是他醒来的时候,桌子上放着4袋头痛粉和一杯温水,还有一张纸条:“老师,这是我回家向妈妈要的药,你吃一包也许会好一点。”

  有一天停了一整天的电,在艰苦的高原,没有电就没有办法做饭。早上,陈云林和陪他驻村的儿子吃了几块上周买的饼干,喝了一瓶矿泉水。一直到中午还没有电,没有开水,饼干也没有了,他不好意思主动去学生家里吃饭,直到一点半还是没有电,他儿子一直在他面前说“爸爸我饿了”。这一幕恰好被从乡上开会回来的巴呷书记(宗呷村的村支部书记)听见了,巴呷书记怕他不好意思就什么都没有说,直接回家安排家人做好饭菜,再打电话给刚从县上开会回来的第一书记(来自甘孜县政协教科委的驻村第一书记),让第一书记带他和儿子去家里吃饭。陈云林说,那天的饭菜不丰富、味道也不算好,虽然只是一碗素得分不清楚是炒还是煮的土豆片、一碗夹生的白米干饭和一杯藏茶,但这的确是他们吃得最感动的一餐。

  驻村虽然辛苦,但是每为村民做一点事都会被感谢、被尊重、被肯定,这便是洋溢在心底的“甜”。它无声无息的回报在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就像是空气,看不到,却深深地融入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驻村难 突破艰难找出路

  陈云林说,党组织要求驻村队员思考所驻的村穷在哪里?为什么穷?有哪些优势?哪些自力更生可以完成?哪些需要依靠帮助和支持才能完成?要搞好规划,扬长避短,不要眉毛胡子一把抓。

  “我是成都市龙泉驿区选派甘孜县贫困村驻村工作队队员中普通的一员,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主任谯宏一直严格要求我们,要不停地学习什么是社区教育工作,不停地思考社区教育工作要如何开展?”陈云林满脑子都是社区教育工作,现在要思考自己所驻的宗呷村穷在哪里?为什么穷?如何脱贫致富?他感觉自己像一个有经验的“白丁”。

  宗呷村距离县城5公里,原317国道边,自然条件较好,临近雅砻江,境内还有一条河流,水源充沛,水动力充足,以农业生产为主。牧业生产规模较大,全村森林面积较大,森林覆盖率高,森林主要有杨树、俄色、柳树以及灌木,以及未成林地;全村农耕地880亩,平均亩产415斤,全村共有39户,总人口217人,劳动力161人,三老干部2名,党员10名;各类牲畜498余头(只匹),草场面积31700亩。村民有浓厚的宗教感情,戒杀生思想严重,导致不愿饲养牲畜,即使现饲养的成年牲畜也不愿出栏。

  “我在调研和思考的同时也不断请教,带队领导、谯宏主任、乡党委书记、第一书记、村支书、村长、朋友、群众都是我的老师,他们一直都在给予我帮助。”在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主任谯宏的帮助和指导下,陈云林与驻村第一书记初步确定了两手抓策略:一是以墙画宣传和夜校教育为抓手做思想扶贫;二是以现有合作社和特色种植为抓手做产业扶贫。

  找准方向 总有一种脱贫方式适合

  “党中央要求扶贫开发贵在精准,重在精准,成败之举在于精准。” 宗呷村有贫困户6户,贫困人口48人,其中因患病、残疾、年龄等原因导致无劳动力23人。如何让这6户48人脱贫致富,如何让他们走上持续脱贫致富的道路,这是驻村工作队下一步努力的方向和工作的重点。

  “党中央强调脱贫攻坚工作要实打实干,一切工作都要落实到为贫困群众解决实际问题上,切实防止形式主义,不能搞花拳绣腿、不能搞繁文缛节、不能做表面文章。”如何把扶贫工作做实,既是难点也是要点。难在扶贫工作不是单方面努力就能见成效的事情,群众的思想工作不做通,群众守旧、守穷的观念不改变,就不会配合扶贫工作者的工作,扶贫工作者做的一切就会成为花架子,驻村两年的努力就会在走后成为空事情,两年的努力就会成为表面文章。“要找准穷的原因,穷的病根,要不怕困难从病根上找方子抓药,两年的时间,我们可以‘改养为种’,在种上找办法、下工夫把扶贫工作做实,就是我们下一步工作要点。”陈云林说。

  驻村工作才刚刚开始,陈云林总感觉自己像刚入军营的士兵,三个月的操练总是让人感觉乏味,总想马上就有热血沸腾的战斗或比拼。虽说调研和思考是正确、有效解决问题的前提条件,但每天总忍不住想要马上做些什么来帮助群众、帮助宗呷村。

  


  在甘孜大草原播撒“社区教育”的种子,守护它开花结果

  其实生活在村子里的村民们都活在自己幸福快乐的梦里,因为他们从未走远,没有见过更好的生活条件是什么样,所以他们并不觉得自己贫穷,自然也不会觉得扶贫工作者的到来的意义有多么重大。“他们觉得我们做不做什么对他们其实无关紧要,只要我们能为他们做一点点小事,哪怕只是为孩子辅导暑假作业,他们都会送上最诚挚的感谢,最热情的笑容,为你停下忙碌的脚步,甚至会很高兴地教你说几句藏语。”

  陈云林说,现在最流行的“社区教育”是有效改变守旧、守穷观念的法宝。其实扶贫不是要村民放弃自己的信仰,而是要改变他们守旧、守穷的观念;不是要改变村民生活的习俗和习惯,而是要改变他们劳动和生产的方式及效率,使他们的生产关系进一步适应生产力的发展。

  “陈云林在驻村扶贫工作初期积极了解群众具体情况,不断开展走访调研工作,真正地走进了群众的生活,从多方面解决了群众最迫切的问题;最重要的是他找到了帮助宗呷村脱贫的突破口和办法,宗呷村的全体村干部会带领群众跟着他实打实干,用自己的辛勤劳动实现脱贫致富。”短短的驻村时间,陈云林的工作就受到了宗呷村相关负责人的高度肯定。

  说到陈云林再次以驻村扶贫工作人员的身份回到甘孜,成都市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主任、书记谯宏表示,他举家三口援藏支甘,践行了他作为入党积极分子准备许党报国的崇高志向,是一名优秀入党积极分子。

  “陈云林能吃苦耐劳、有上进心、有开拓和创新精神,勇于奉献、不骄不躁,展示了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年轻人敢于进取和勇于担当的精神风貌。”谯宏表示,在宣传“尚学龙泉”品牌及推动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事业上,陈云林起到了示范和带头作用,是践行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愿景引领、聚焦中心、服务需求、学习先行”工作思路的典型代表;他把社区教育和学习型乡村建设的理念和办法传播到藏区甘孜,也一定会让“学习型乡村建设”在藏区甘孜开花结果,为精准扶贫贡献力量。


供稿:龙泉驿区社区教育中心